李佐軍
 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
  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
  應對經濟結構調整陣痛,應採取不同對策。企業要加快轉型和重組;地方要加快資源型城市轉型,推進國土空間優化開發,推進新型城鎮化;政府部門要加快轉變職能,將釋放風險和控制風險結合起來,嚴防出現系統性風險。
  張茉楠
 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研究員
  30多年來中國長期持續高增長主要得益於要素紅利、市場化改革紅利和全球化紅利。隨著這三大紅利的逐步衰減,未來5年由低成本衍生出來的高資本回報率優勢可能將逐步消失,中國經濟依靠低成本優勢的粗放式增長已不可持續。
  李稻葵
  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
  當前,如果土地價格下降就會產生一系列負面效應。一旦經濟增速放緩,土地收入會大幅下降。在這種情況下,地方政府的直接或間接貸款就會成不良資產,將帶來流動性風險,違約事件可能爆發,從而帶來更大危機。
  向松祚
  中國農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
  影子銀行要規範發展,對風險提示和多方權益要有明確說明,對投資者進行風險教育。許多影子銀行產品許諾的收益率太高,已變成變相高利貸,需要堅決遏制。影子銀行風險的化解需要相當長時間,需要投資者、金融機構和監管機構共同努力。  (原標題:每日微評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h82whbcns 的頭像
wh82whbcns

janice

wh82whbcn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